薄凉

同祭、同记

三月湘江水,歌一世深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雪初化,即使是南国之春也还带着凛冽的寒气。一如一颗凉透的心。
他孑身立于桥上,无所眷恋了吧。一跃而下,葬去三千精彩文章,葬去二八青春年华。
病了,病得入骨,病得无药可救,病得离经叛道,病得令人作呕。他辩解,他说他不无辜,可他也没有错。众人摇头叹息,皱眉嫌恶:病了就治,不该喜欢却喜欢了如何没错?
总以为该是要长久,要同甘共苦,生死与共。可毕竟不是楚地长诗写的情深故事,该怎地去“恩爱两不移”?他如刘兰芝般忠贞,投水赴死。此前还说要等焦仲卿至三十五岁。
却是另一个桥段的《孔雀东南飞》。命运不愿再重复悲剧。焦仲卿依了焦母,娶得美人秦罗敷,此后薄禄改相,高升得运。
要等到三十五岁的人诺。湘江以其冰冷接纳他伤痕累累的灵魂。
该是释然了。
释然得彻底。病入灵魂致死。不再做任何解释。
有人淡忘了。
总有人会记得。

by:津川诺安

有人让发,我就试试发一下w反正辣鸡文笔也不会有人看w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这天发,可能屈原也是跳的江吧qaq轻喷啊谢了各位观众姥爷qaq